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青年议政】香港再出发 应避免“内卷化”

黄芷渊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港区全国青联委员

上世纪60年代,美国人类学家格尔茨提出“内卷化”理论,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发展阶段达到确定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另一种高级模式,从而长期停留在没有发展的轮回状态。

举例而言,年轻人的学历普遍越来越高,找工作反而越来越难;企业员工加班越加越晚,公司边际效应利润却越趋递减;政府惠民措施看似增加,但社会贫富悬殊却无法缓解。换言之,一切无实质意义的消耗,都可称之为“内卷”(Involution),而与之对应的则是演化(Evolution)。

笔者认为,“内卷化”的现象,源于无法突破某发展瓶颈,导致局限于一种低效和内耗的状态。香港再出发,要避免“内卷化”,甚或提前要做好“反内卷”应对措施,看清外面存在的发展机遇和空间,避免自我设限,作茧自缚。

防止“内卷”需新洞见

近年,香港社会撕裂,民生问题重重,疫情又进一步冲击经济发展。不少人提出香港要变革。那么,该如何变?往什么方向变?

要打破“内卷”,就要找到新洞见,以外部冲击刺激内部发展。香港国安法的出台,让香港由乱及治;而中央从国家层面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则透过外部动力助香港一臂之力,可谓打破“内卷”的前奏。

下一步,港人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自我较劲,在同一问题上无休止地争拗,葬送发展前途;二是先团结起来,战胜疫情,再推动香港重新出发。要打破发展僵局,防止“内卷”,香港要由自身推动变革、突破困局、放下歧见、纾解民困、恢复发展。

突破固化发展模式“反内卷”

限制创造力的内部竞争,是制度性的“内卷”。“内卷”的本质是僧多粥少,而只要是局限于有限的内部范围施展而不向外扩张,“内卷化”现象就难以避免。因此,“反内卷”的最好办法,就是把“蛋糕”做大,或者去找新的“蛋糕”。

完善选举制度后,香港要跳出既有的框框,站在更高层次上向外突破寻求发展,才能“反内卷”。政治问题上,当局要坚定不移维护国家安全底线;经济民生问题上,当局要敢于挑战既得利益团体。

例如,面对高楼价、贫富悬殊、社会阶层固化等经济民生及深层次问题,管治团队应果断推出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的短中长期应对政策;面对香港多年来发展创新不足致增长低迷的问题,当局应以创新思维突破传统发展结构的束缚;面对产业结构固化、传统产业增长乏力的问题,当局应重启快速发展模式,重整产业战略规划,扶持新兴产业发展,并利用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机遇,及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扮演好香港作为“超级联系人”的独特角色,以新思维及制度变革,突破固化发展模式以“反内卷”。

《自由秩序原理》一书里曾提到,一种文明之所以停滞不前,不是因为发展的各种可能性被完全试尽,而是因为人们根据现有的知识,成功控制了所有行动及其当下情势,以至于扼杀了促使新知识出现的机会。当今的香港,已经走到发展的另一个十字路口。陷入“内卷”只会消耗港人智慧、磨平锐气、削弱竞争力,只有走出“内卷”漩涡,香港才能重新出发。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