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选制新时代】刘兆佳:普选须有利“一国两制”实践

●刘兆佳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指出,香港的选举制度要达到“一国两制”的核心目标。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中央启动民主程序早写入基本法 反对派借选制炒作败坏风气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政制发展的源动力是什么,又应走向何方才能取得整体利益的最大公约数,需要全社会共同认识和反思。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近日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指出,中央启动民主的过程早就写在基本法上,而中央承诺香港有普选并非没有前提,即香港的选举制度一定要有利于“一国两制”实践,特别是要达到“一国两制”的核心目标;但反对派以至他们背后的西方势力,将选举制度独立于“一国两制”,将政改议题变成香港的首要议题,选举制度多年来不停开放,却被反对派利用,令香港的政治风气愈趋败坏,若中央不出手完善香港选举制度,香港的动乱便不能止息。

刘兆佳在访问中表示,如果要将民主进程看成是要达至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普选的话,香港迈向普选的过程是由中央授权,给予香港特区承诺最终会进行普选的亦是中央,而非英国人,亦不是《中英联合声明》,中央启动民主的过程早就写在了基本法上。

港英为利益急剧改变政制

他说,过去港英政府对香港实行殖民统治,根本没有民主可言,直到撤离香港前,末代港督彭定康抛出政改方案,急剧改变香港政制,提高立法机构地位和权力。英国人的目标并非建立稳定及扎实的基础去推动香港民主制度,更不是为“一国两制”日后成功实践而设计制度,“而是为自己撤退去说服英国国会接受《中英联合声明》,以保卫英国的利益及抗衡中国中央政府。他们的目标是要扶植亲英势力,特别是反对派,让他们在香港回归前抵御中央,并迫使日后『港人治港』中有他们的角色在内。”

他指,中央洞悉到英国的图谋,于是在香港回归后便“另起炉灶”,为香港设计一套新的选举制度,并在当中加入有利“一国两制”的成分。多年来选举制度不停开放,“但愈开放就令反对势力更容易在社会及管治架构上兴风作浪,引发一连串恶劣的问题出现,令香港的政治愈趋败坏。”

反对派挑战国家变本加厉

刘兆佳坦言,这条路愈来愈难走,其中一个关键原因是反对派在香港回归后的二十多年来不接受由宪制及基本法所组成的秩序,不断以斗争和对抗的手法去挑战国家,近十年更引入外部势力和搞“港独”和分离主义,利用选举体制得到权力和地位,不断阻挠立法会的运作,意图瘫痪特区政府的管治,直至近年更一度企图夺取特区政府的管治权。 

他续指,反对派对“一国两制”及社会繁荣不利,他们将政改议题变成香港的首要议题,使社会其他更重要的经济、民生议题得不到适当的处理,令特区政府的行政和立法变得对立,无力处理深层次问题,使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受到冲击,加上国家正面对日益严峻的国际环境,反对派勾结外部势力令香港有机会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的缺口,而这样亦引发到香港的民主素质愈来愈低。

选制须达“一国两制”目标

如此种种,迫使中央不得不重新思考什么样的选举制度更适合香港。他强调,“中央承诺香港有普选并非没有前提。”从中央角度看,香港的选举制度一定要有利于“一国两制”的实践,特别是要达到“一国两制”的核心目标,即有利于国家统一及国家安全,有利于香港保存资本主义制度及生活方式、有利于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有利于“爱国者治港”等。

“我们不能将选举制度在民主过程中抽离于『一国两制』,更不能将西方的政治理论和政治理想套入香港之中。”刘兆佳指,香港反对派以及背后的西方势力,最大的误导是将选举制度独立于“一国两制”。他认为,选举制度不单止不能独立于“一国两制”,而且要视为配合“一国两制”实践的重要手段。